<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最初进化》 第一章 人间恶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十九年后

          深秋,

          冷雨连绵,

          一个少年木然的坐在了咖啡店当中,凝视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繁闹都市。

          尽管他握住杯子的掌中传来一阵阵的暖热,可是心中却是一片冰凉.......

          为什么呢?

          因为怀中的那一张医院的检查单。

          虽然当时医生对着检查单解说的时候闪烁其词,用了诸多的“疑似”,“可能”,“不排除”等等词汇,但方林岩还是从中嗅出了一股非常不祥的味道。

          所以,他接下来拨通了电话,打给了一位懂医术的客户,也没说是自己的检查单,只说是朋友的,等他将检查单里面的内容念完以后,客户很随意的道:

          “肺癌晚期,基本没得救了。”

          然后,他的脑海里面就整整空白了大半个小时,就这么怔怔的站在了路边,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回家的。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觉已经呆坐在了床前,双手冰冷,心中也是一片茫然。他木然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点一点的喝了下去,然后大脑才渐渐的恢复了理智。

          忽然,他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似的,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脸,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我不想死..........我才十九岁啊!”

          对于方林岩来说,这个深秋的十一月,是他人生当中过得最漫长的一个月,首先是与之相依为命的亲人去世,然后刚刚办完丧事,自己就被查出来肺癌晚期。

          尽管方林岩从小就饱受挫折,神经已经锻炼得足够坚韧,但在这样的连续重创面前,也直接崩溃掉,整整在出租屋里面呆了两天才缓过来,但在生死之间的大恐怖面前,他依然会间歇性的情绪失控。

          但是谁不是这样的呢,默默的漂泊在远方,偶有狂叫痛哭,朝天号叫爆发失态,最后还是渐渐冷却,麻木的在这冷漠的世间咬着牙挣扎?

          冷眼冷夜冷雨冷遇,这一个月当中,方林岩遭受了太多的白眼,承受了太大的压力,他没有彻底崩溃真的已经是心理素质强悍了,这世界未免对他太苛太薄,然而他依然咬着牙以蟑螂一般的顽强在硬撑着!

          隔了一会儿,方林岩才重新站了起来,拭去了眼角的泪痕,深呼吸了几口气,总算是重新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他咳嗽了几声,紧皱眉头显然是在强忍痛楚,在家里找了找以后,发现了半根已经有些回潮的牛肉干。

          尽管方林岩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但还是咬着牙将这剩牛肉干一点一点的吃了下去。倘若有人在旁边的话,就会觉得方林岩皱着眉头用牙齿撕扯食物的模样,像极了一头狼。

          在暴风雪当中被逼到了穷途末路,却依然龇着牙炸着毛的饿狼!!

          野性十足,更是危险十足!

          在方林岩的心中,始终铭记着一句话:

          那些杀不死我们的东西,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吃完了东西后方林岩拿出手机看了看,发觉到账了一笔钱,刚刚想要出门,猛然就是一阵剧烈无比的咳嗽来袭,让他一下子佝偻着身体扶着墙,咳得撕心裂肺几乎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好一会儿,方林岩才重新喘息着直起身来,他的嘴角已经有着明显流淌出来的鲜血,捂住嘴的那只手的手心当中,更是血迹斑斑。他随手扯了一张纸把血抹掉,给自己吃了一颗药,然后才虚弱的走出了门去。

          ***

          街角的超市现在还开着,但天上下着小雨,冰冷的雨点混合冷风落在人的身上,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哪怕是撑着伞的人,也是缩着头或者脖子,步履匆匆。

          这条道路因为比较偏僻的缘故,所以安装的摄像头和电子眼早就损坏了,加上这里还是贫民区,上面的重视不够,所以很多超载的货车,运渣车就从这条路上肆无忌惮的飞驰而过,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声,堪称横冲直撞,路面也是损坏严重。

          方林岩用漠然的表情走在了路上,五分钟以后来到了超市后开始采购。

          “大食桶方便面一箱........”

          “挂面(临保促销)十斤”

          “牛肉干一袋(补充营养)”

          “豆瓣酱一包(面调料)”

          “.........”

          看得出来,方林岩采购的这些东西,根本就是为了能吃饱而买的,为什么他这么节省呢?是因为之前给收养自己的徐叔治病,办丧事的时候,还借了不少外债,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十几万。

          方林岩虽然童年,少年时期过得很是困苦,心中有着一股戾气,可是在他人生观成型的时候,受到老实诚恳的徐叔的影响很深。

          所以他此时心中有一个执念,哪怕自己得了绝症真的不治,也要在死前把债还清。加上此时方林岩之前遇到的老板是个铁公鸡,这就是他如此节省的原因。

          快速将自己需要的东西买齐之后,方林岩便提着东西打算去收银台买单了,不过这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肚子痛,便去了超市的洗手间。

          从厕所出来了以后,很自然就来到的外面的洗手台上洗手,通常情况下,洗手台的正对面就是一面镜子,方便顾客打理一下自己的仪容。

          惨白的灯光从上方投射下来,洗手台这里空无一人,方林岩洗了手以后,又习惯性的用冷水拍了拍脸来提神,这是他在修车厂里面上班几年形成的习惯了。

          不过,就在他抬头望向对面镜子的时候,他陡然一下子就觉得浑身冰凉,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惧感觉瞬间就笼罩住了全身上下!!

          原来,方林岩并没有在镜子里面看到自己的脸!

          本来应该是镜子的地方,竟是笼罩着一团浓密的黑色云雾漩涡!非但如此,从漩涡当中竟是伸出了一只满是伤痕鲜血的手掌,一把就抓住了方林岩的脖子,狠狠的将他朝着前方拉了过去。

          方林岩只觉得脖子上被抓住的地方传来一阵炽热的剧痛,简直就像是被烙铁给烙印了上去似的!他浑身上下更是毫无力气,或者准确的来说,他拥有的力量在血色手掌的面前根本就毫无反抗的能力。

          就在方林岩的脸即将撞到了那团黑色云雾漩涡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漩涡当中出现了一只疯狂的血红色眼球,那只眼球看起来竟然是从眼眶里面生生挖出来似的,眼球周围还有残余的猩红色组织,里面充满了血丝。

          而深邃的瞳孔仿佛带有巨大的吸引力似的,方林岩的眼神与之一接触,立即就生出了一种腾云驾雾天旋地转的感觉,然后整个人就直接失去了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方林岩觉得胸口一阵剧烈无比的刺痛,整个人顿时抽搐了一下,在天旋地转当中恢复了过来。

          然后他发觉自己依然站在了洗手台前,他大口的喘息了几声,咽下了一口唾沫,环顾四周,却发觉没有什么血色伤痕的手掌,没有什么浓密黑色云雾漩涡,也没有什么充满血丝的眼睛。

          只有安静的洗手间,水龙头里面水滴落下来的声音,还有头顶上面温和投射下来的惨白灯光,自己保持着双手撑在了洗手台上的姿势,凝望着前面的镜子,仿佛之前经历的完全就是一场幻觉!

          方林岩迷惘的呆了一会儿,然后走出了门口提起了购物篮打算去收银台买单,但他走出了洗手间以后顿时愣住,因为他赫然看到了这里面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拖地收拾货架了。

          这寻常的一件事,却代表着此时已经差不多接近九点半了,因为超市是十点钟关门啊,为了准时下班,这些售货员导购肯定是要提前打扫的。

          可是,方林岩却记得清清楚楚的,自己是七点半出门的。因为离开的时候,门口的小卖部电视里面正在播放CCAV的天气预报,从自己的家到超市哪怕是步行也不会超过二十分钟,自己进来超市也从来不逛,根据清单上的东西买了就走,那么自己在洗手间里面.......

          足足呆了接近一个半小时!!

          这样诡秘的事情,一下子就让方林岩的脊背上寒毛都倒立了起来。

          “这.......这不可能!”

          自己若真的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站了一个半小时,那么超市里面的人早就来查看了,至少不会一副现在看到自己无动于衷的面孔。

          这一个半小时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