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五章大战土城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土城不大,随地都可以看到巡逻兵,一条黑影在黑夜中不断的躲躲藏藏。

          夜深了,土城睡了。

          一个巡逻兵来到一处墙根边小便,被一条黑影打到在地,然后换上巡逻兵的衣服,把尸体藏好快速追上巡逻队伍。

          巡逻队来到一座府邸旁边的一个军营中,一个队长模样的兵说道:“换班了,兄弟们休息去吧!”

          队伍一哄而散找地方休息。

          一个巡逻兵借着天黑悄悄的潜入府里,脱下兵服露出黑衣。

          土城不大,土城府也没多大就是房间不少。黑衣人一连找了几个房间,都是空空的。正要进另一个房间时,传出来女的声音“刘大人,奴家侍候的你可满意!”

          “满意,满意,本统领十分满意,哈哈哈哈!”

          黑衣人持刀拨开门走进去,两声惨叫发出,黑衣人夺门而出来到院中。

          火光通天,无数火把从四面八方涌来,把黑衣人围在中间。

          从人群中走过来一身盔甲的刘统领呵呵一笑:“又钓到一条鱼,抓活的。”

          无数个兵扔掉武器,围了过来,把包围圈缩小很多。

          黑衣人把短刀别在腰间,调匀呼吸,一手握拳,一手化掌,拉开拼命三郎的架势。

          众兵攻了过来,黑衣人缓慢一拳,又轻出一掌,最前面的兵被无形的力量打上空中。黑衣人脚走八字步迈进兵群中,出拳变快,推掌有风,双脚变化,大走四方,围过来的一群兵竟然不能靠近黑衣人的身,不是被打飞就是倒地不起。

          兵就是兵,前面的兵倒下了,后面的兵就冲了过来,拉开距离摆起大阵。

          黑衣人步伐又变,速度加快,直接朝刘统领的方向奔去。

          众多士兵摆出的阵发动了,黑衣人还没走几步就进入一个包围圈,士兵们同时出拳,同时踢脚,步伐一致,攻击一体。

          黑衣人的攻击只针对前面,后背总是不能防备,在发动攻击时,前面的敌人被打飞,而后背着实的挨了几拳几脚。

          兵被打飞,后面的兵马上填补过来,这个包围圈始终不变,力量不变,这让黑衣人吃了不少苦头。

          “哼”黑衣人冷笑一声,步伐改变,双手成拳,大呼一声,两拳齐出“马踏乾坤拳”无数条拳头从身体周围发出,把周围十米以内的兵全部打倒。

          刘统领呼的站起来“这是何派的武功,如此厉害!”

          身后走来一位瘦高个中年人,施上一礼“统领,这等雕虫小技的功夫恐怕无门无派,就让我千百脚拿下他!”

          “好”刘统领挥挥手所有的兵离开,露出一块空地。

          千百脚一个跳跃来到黑衣人身边,二话没就动起脚来,黑衣人冷静迎战。

          火光通明,照亮二人,千百脚不愧有此名字,每一脚踢出,都会产生很多条腿的虚影,让人分不清哪是真的哪是假的,黑衣人一时间挨了几脚。

          “小子,你还嫩点。”千百脚飞踢一脚,无数条腿的虚影朝黑衣人脑袋踢去,黑衣人出拳同时身体连连后退,已经来不及躲避双脚攻击,肩膀上挨了一脚,同时千百脚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我的拳没有一拳是假的!”黑衣人一拳打爆千百脚的脑袋。

          “小子,休的放肆,报上名来老夫擒了你。”一位持双剑的老者走了过来。

          黑衣人没有搭话拔出短刀奋力一跃,跳过双剑老者剑尖遥指刘统领“你死定了。”

          “休的张狂,看剑!”老者双剑脱手朝黑衣人脑袋飞来,黑衣人一个后翻短刀劈上双剑,短刀折断,双剑完好的回到老者手里。

          黑衣人没有停下脚步,一直往刘统领的方向奔去,众兵神速的用人墙挡住了去路。握半截短刀握在手中冲入兵群,大杀四方,惨叫声不时的响起。

          “散”

          兵立刻散开,黑衣人四周又成了一片空地。

          双剑老者追了过来,双剑舞动,招招致命,都被黑衣人险中化解。握紧拳头,爆出一击,无数拳头打在了老者身上,身体被击上天空。半截短刀在手,朝天空挥了两下,老者的身体血肉模糊的摔在地上。

          刘统领握紧拳头,气的双眼爆出“不留活口,给我杀了!”

          五个江湖人士装扮的人同时跳了出来,把黑衣人围在中间,在火光的映照下盾,刀,枪,棍,鞭,散发着寒光。

          黑衣人一甩,半截短刀脱手一闪而出,一个手持盾牌的江湖人急忙持盾阻挡,盾破人亡,这是何等的力量!

          其他人拿着武器围攻过去,黑衣人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躲过武器的夹击,捡起两把剑,以剑为刀舞动起来。

          土城内火光通亮,土城外一片沉黑。在夜色下出现了很多人影,嗖嗖几声,城楼上的兵士倒地。几个人影来到城下,神速的架起梯子爬上城墙。没过多久,城门开了,从城外的黑暗处涌进很多人——无声无息。

          黑衣人暗暗运用吐纳之法,身体并没有疲倦的征兆,反而越战越勇。经过几番打斗,使棍的江湖人士死在双剑之下。

          五人已毙命两人,剩下三人不断的发动凛冽的攻击。使剑的江湖人剑法精湛,一把剑总能破开黑衣人的双剑攻击,用枪的专攻下身,使鞭的专攻脑袋。三人配合的很是协调,黑衣人招架吃力起来。

          “杀啊!”

          一声惊叫,人声鼎沸,杀生震天。

          “统——统领,敌——敌军——”一个满身是血的兵从远处跑来,话没说完一支箭飞来,正中咽喉!

          “给我杀!”刘统领拔剑指挥兵士抵抗。

          突然的变故让使剑的江湖人稍微分神,短暂的时间为黑衣人缓解不少攻击压力,以剑当箭,朝用鞭的江湖人投去。

          鞭攻击力量较大,防守就差一个档次,看着剑飞来就要移动身体躲避,黑衣人不管使刀的江湖人,直接用另一把剑封其退路,使鞭的江湖人无法躲避,鞭子抛出又不能立刻收回,无法格挡飞来的剑,一剑穿心。

          这时,刀即将砍下黑衣人的脑袋时,黑衣人一个倒勾,把尸体勾到身后。然后快速倒地避开刀锋,而这一刀正好砍到尸体上,一分为二,血喷了使刀的一脸。他擦去脸上的血水时发现肚子上出现了一个窟窿,血咕咕的往外流。

          这眨眼的功夫死了两个人,黑衣人从地面上跳起来,打出一拳,无数拳头像雨点般全部打在使剑的人身上,竟然没有半点的招架之力,身体被打的陷入地下半截。黑衣人双剑拿在手中,手起剑落,人头落地。

          城外的敌人都涌进城里,两伙人已经兵戎相见,杀生震天。刘统领亲自指挥,不断的下达命令。

          一条黑影手握双剑立在刘统领面前。

          刘统领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黑影抬起头露出脸来。

          “你是——”由于火光不太亮,再加上黑衣人脸上都血,刘统领没有认出来,总觉得有股熟悉的感觉。

          “马艺文,前来取你性命!”黑衣人语气中加着深深的恨意。

          “看你有这个本事吗?”刘统领拔出剑指向马艺文“别浪费时间,来吧!”

          话还没说完,马艺文已经持双剑杀了过来。一剑为刀,砍上刘统领的脑袋,一剑为枪,向他心口刺去。

          两把剑,不同的攻击,配合的几乎没有任何破绽,刘统领暗暗吸口气,挥剑迎战,剑光一闪,啪啪两下两把剑同时从中间断裂。

          马艺文后退一步,剑峰追来,接连后跃几步远离剑的攻击范围。

          “好厉害的剑。”马艺文扔掉半截剑柄拉来架势准备肉搏。

          “你的招式很特别,可惜没有上品武器,今天你注定死在这里。”刘统领看到四周的喊杀,想尽快解决掉眼前人来迎接最大的麻烦,不再多言挥剑上前欲要斩杀此人。

          马艺文深知剑的锋利,身体总是恰到好处的躲避剑劈来的轨迹。躲了几次,还是被剑伤到肩膀。刘统领根本不给马艺文任何喘气的时间,攻击不断,剑光交织。

          “统领,不好了,敌军太多,我们快顶不住了。”一个兵大呼小叫的跑了过来。

          “乱军心者——死!”刘统领挥出一剑,剑气直接把士兵劈成两半。“骑兵出击,长枪兵跟后,给我突破一个口。”

          副统领领命,带着一队骑兵冲杀人群。

          杀生震天,喊声震天,土城到处都在拼杀,都在死人。

          刘统领不想恋战,剑指天空,剑气漫开汇聚剑身,形成一把巨剑。一声大吼“破天一剑”巨剑带着灭世的剑风朝马艺文劈下,一声巨响,土城裂开一条深坑延伸到城外,被巨剑劈中的人直接成了碎肉,

          这一击让刘统领露出疲惫的脸色,看着敌军的威势锐不可挡,已知大势已去,收剑跨上战马准备逃走。

          一条人影衣服破碎出现在沟中,身上血肉模糊,一只胳膊几乎被砍下来摇摇欲坠的挂在肩膀上。他行动缓慢,两眼金光一闪而过,凄惨的一笑嘴唇动了几下。

          此时,土城中所有战马发起野性,甩下骑兵狂奔城中的一处被剑劈成的沟壑中,围着一人仰天长吼,发出悲鸣!。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