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七章破天剑对杀气剑(求收藏,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平安村遭受了抢掠,个别房屋倒塌被烧,时不时的响起凄凉的哭声,一副萧条悲凉的景象弥漫着村子上空。

          狗蛋的家成了一片废墟,在废墟的旁边狗蛋在修建草屋,没有看到唐晓婉的身影。

          “狗蛋!”马艺文急不可耐的喊道。

          狗蛋看到来人急忙逃跑,马艺文几个箭步追上去扑倒狗蛋“我妹妹呢!”

          “我——我——”狗蛋紧张的哑巴了。

          马艺文一拳打在狗蛋脸旁的地上,碎石成了粉末。

          “被被被抓走了——。”狗蛋紧张的结结巴巴。

          “谁!”

          “不不不知道,你你你走后,一一一队兵过过过来抢抢粮食,然后后后又来一队队队兵就就把晓婉姑娘带带带走了。”

          “放开我儿——”

          马艺文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痛疼,急忙放开狗蛋站起来。

          一个六旬老头用拐杖颤颤栗栗的指着马艺文“再打我儿,我给你拼了,这兵荒马乱的你把一个姑娘放在这里,你安心吗?被兵带走了,你要打我儿,休想。我这把老骨头给你拼了。”说着拄着拐杖凑了过去。

          马艺文唉了一声,无奈的跨马离去。

          在这乱世中,人的性命不是自己的,谁还有本事保护别人呢!这件事对谁来说都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马艺文坐在马背上一阵失神,不知不觉来到了唐家村。

          唐家村成了一片废墟,一块木碑成了这里的见证。木碑前有焚烧纸钱的痕迹,想必有人来祭奠过。

          “娘,孩儿已经为你报仇,可是,妹妹却被抓走了,是我的错,我的错。”

          四年的光景在人生长河中是短暂的,对于马艺文来说,自从族人被杀以后,这里就是一个家,如今家被灭,这份伤心是沉重的。

          他就这样的跪着,一直跪着。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风声呼呼,一股凄凉的死寂。

          “我们快走,天黑之前到达土城!”一队二十人的队伍,压着十几个青壮年快速的行走。

          木碑旁,长跪之人睁开眼睛,深深的磕三个响头,起身,拔剑。

          一人手持剑横在路中间,队伍停了下来。

          “你是何人,竟敢当郭家兵。”一个兵叫嚣道。

          马艺文二话没说,一剑劈来,剑是好剑,舞动时有股剑气发出,把叫嚣的兵劈成两断。

          “杀啊!”其他兵见装手持武器的围了过去。

          “哼”马艺文正在愤怒之中,剑下更不留情,不会任何剑招,拿着剑乱舞乱砍一通。这种乱打在兵群之中起到了作用,七八个兵死在剑下。

          剩下的兵看着眼前的血人,都惧怕的连连后退。

          马艺文收剑换拳打出“马踏乾坤拳”无数拳头从身体周围发出,直接把剩下的兵打到在地。便提剑过去,手起剑落,把一个一个兵头颅斩下。

          剩下最后一个兵头,马艺文踩他的脑袋问道:“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姑娘!”

          兵头连连求饶“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说——你们这几天是否在平安村抓了一个姑娘!”马艺文厉声问道。

          “姑娘!”兵头想了一会“我负责抓壮丁,不抓女人!”

          “谁抓——”

          “不知道,你要问郭统领去。”

          死了一个刘统领,来了一个郭统领。无论哪个统领过来,都是一样的统治——比土匪还土匪!

          无论哪个统领过来,百姓一样遭罪。

          马艺文一脚踩死兵头,斩断抓来的壮丁身上的绳锁,跨马而去。

          自由了,壮丁个个大喜,朝人影离去的方向感激的跪拜。

          入夜,黑暗的天下夜更为黑沉。土城被夜包裹,没有任何光亮,没有任何声音,犹如一座死城。

          在城中的土城府中,几个火把昼夜不熄,却没有一个巡逻兵。马艺文从一间房子上无声的跳下后急忙躲到黑暗处,悄悄的向土城府摸去。这次,他不敢大意,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观察这一切,等待时机。

          “报”一声高喊打破了土城的死静。

          “什么事情,大吼小叫的!”从一间沉黑的房间里传出来威严的声音。

          “郭统领,我们抓壮丁的小队天黑之前没有归队,在唐家村附近发现他们的尸体。”

          “哦,是谁干的!据我所知方圆百里没有别的军队。”

          “可能是土匪!”

          “土匪——太猖獗了,查出他们的老窝杀了他们。”

          “是”传令兵得令将要离去。

          “慢着,如果能收编就收过来吧!这也是一股力量啊!”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

          “得令”

          土城府恢复了死静,能听到那火把发出哧哧的声响。马艺文确定目标的所在,几个跳跃来到门口。

          门突然打开,从里面传来那威严的声音“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这次让马艺文颇为惊讶,手握剑柄走了进去。

          房间突然亮了,烛光跳跃,把整个房间照亮不少。桌子旁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没有穿戴任何盔甲。

          “铁剑门下郭刚,你是何人,不知深夜到访何事!”郭刚面对一个深夜来访的人很是平静,目光定格在那柄破天剑上。

          “你是郭统领!”马艺文对这个郭刚的表现很是惊讶。

          “就是本人!”

          “这几天你的兵是否在平安村抓来一位姑娘!”以马艺文的直觉判断这个人不简单。

          郭刚威严的话里带着诚恳“我从来不抓女人,你可以不信我的话!”

          马艺文又打量郭刚一番,点点头“我信,马艺文今日打扰,得罪了,告辞!”

          “我知道你,一月前就在这里你把刘升刘统领给杀了,对吗?”郭刚起身,身上发出一股杀气,蜡烛火焰摇摇摆摆欲要熄灭!

          “对,是我杀的!”马艺文一口承认。

          “好,我很欣赏你,敢做敢当,有骨气。你可知道,我和刘升乃是铁剑门下的同门师兄弟,你把我师弟杀了,我是否应该报仇呢!”郭刚每迈出一步杀气增加一分,正值春天屋里却充满阴冷。

          马艺文握剑抵抗杀气,心口一股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他杀了我母亲,我杀他报仇,我杀你师弟,你应该找我报仇,来吧!”

          郭刚的胆子远远高于刘升。刘升怕人暗杀,就设下替身陷阱。而郭刚不要任何兵的保护并敞开大门,这就是力量大胆量就大。

          “豪爽,我喜欢!”郭刚一阵大笑“如果给我一样东西,我便不杀你!”

          在杀气的压迫下,马艺文拔开一点破天剑身,那股压力竟然都被剑吸收了一部分,心里暗惊:果然是一把好剑。

          郭刚指向破天剑“把这把剑给我,今日就不追究你私闯土城府的的罪,也不报杀师弟的仇,要不然——”手指一弹,身旁的椅子化成碎片。

          没了杀气的压迫马艺文轻松不少,冷笑道:“你这是要威胁。”

          “可以这么说!”郭刚离马艺文三步的距离停了下来,那杀气在烛光下变成了实质的气流,把房间里的东西震的粉碎。“命贵还是剑贵,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如果我说不呢——”马艺文拔出破天剑,在杀气中与郭刚对持。

          郭刚脸色大变,杀气至身体从升腾出来,满头黑发随杀气而竖立,脚下的石头地板被踩碎,一脸凶样“那就去死吧!”

          一股杀气聚集成型,变成一把杀气剑,剑身散发着浓郁的杀气,冒出令人畏惧的冷寒。杀气剑一劈而下,房顶立刻被击成碎沫。马艺文持破天剑格挡,一个是气剑一个是实剑,两剑向撞,击起剑气余波,房子变成废墟。而杀气剑散开,马艺文被震的后退几步心口一阵痛疼,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扩散的杀气又重新凝聚在郭刚身体表面“我铁剑门有一绝一宝,我以杀气化剑乃是一绝学,而这把破天剑是我派的宝贝。我师兄二人得到师傅的真传,顾传授这一绝一宝。即使我师傅也不能发挥出破天剑的真正力量,而你更不用说了。你若交出剑我不杀你,如果不交,片刻之间让你粉身碎骨。”

          “哼”马艺文现在才明白郭刚是一个狡猾的人,刘升坏坏的显而易见,而郭刚却是一个聪明狡猾之人,看着实在其实上想不费吹牛之力得到破天剑,然后再报杀师弟之仇,这是一举两得。马艺文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上,宁肯拼一拼也不交破天剑。

          还有一个隐秘被马艺文发现了,就是破天剑有克制杀气剑的功能。

          “不——交——。”马艺文擦掉嘴角的血迹冷笑一声。

          杀气弥漫,升入空中,幻化成杀气剑,剑又分二,瞬间成四,四把剑悬在郭刚头顶上。他十指相扣,变化手型,四把剑随手而运动朝马艺文一起刺来。

          马艺文出剑招架,两把杀气剑被破天剑劈的散了形,震的虎口发麻,而另两把杀气剑快速刺来,用破天剑阻挡已经来不及了,便打出马踏乾坤拳,无数拳头朝杀气剑迎来。谁知拳头穿剑而过,没起任何运用。这把杀气剑和另把杀气剑分别刺中马艺文的肩膀,小腿。血染身体,伤势严重,便以剑支撑身体依旧站立不倒。

          郭刚聚集两次杀气剑消耗不少力量,脸色露出疲倦“杀气剑暗藏剧毒,凡是中剑者活不了一个时辰,你死定了!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

          “放屁”马艺文举破天剑一劈,破天剑发出的剑气朝郭刚劈来,郭刚急忙用杀气阻挡,剑气劈开杀气,劈中了郭刚的手臂,血立刻流了出来。

          这一剑马艺文用尽了力量,躺在地上不再动弹。

          “给我去死!”郭刚受伤,大怒,立刻凝聚杀气形成两把杀气剑,带着滚滚冰冷的杀气向马艺文的头颅斩去。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