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八章舍身相救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黑夜中,一条人影落到土城府中,朝郭刚脸上一挥,一片白色的东西迷散开来,郭刚大喊一声“不好”急忙收回杀气凝聚到身边保护身体,当白色东西消失马艺文不知去向。

          “来人,给我追!”

          郭刚一声令下,从四面八方涌出许多的兵,向城外搜寻。

          马艺文被人所救,逃至荒野中一口干枯的井里,井口盖上稻草,从外面看很难发现里面有人。

          升起一堆火,火光照亮枯井底,里面还算宽敞,除了能容两个人以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空间。

          马艺文躺在地上,憔悴的脸上几乎没了生机,嘴唇黑紫,嘴里冒出黑血。那伤口处的肉不断愈合,又在黑血的干扰下裂开腐烂。

          救马艺文的是书晓蝶,当她看到他如此恶化的情况,脸上布满担心的愁容。

          “喂,你醒醒,不要吓我啊!你不是生命很顽强吗?上一次受那么重的伤都康复了,今天你一定要活过来。”

          马艺文仍躺在地上,脸上的黑气越来重,伤口中流出的血散发出一股恶臭。

          “毒,怎么解毒!怎么解毒!”书晓蝶慌了神,面对这样的伤势竟然束手无策。

          “对了,把毒吸出来。”书晓蝶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曾经救过的男人如何的重视,嘴直接凑上伤口处,吸出一口黑血。

          黑血刚入口,一股恶臭传入喉咙胃里一阵翻腾,同时嘴里出现一丝麻痹的感觉,她知道这是中毒的征兆。如果再吸一口,可能自己也会中毒的。

          书晓蝶犹豫片刻,看到马艺文痛苦样子,心疼的几乎流泪,把心一横埋头猛吸。

          一口又一口,黑血吐到地上,散发出恶臭弥漫整个枯井里。

          马艺文脸色由黑变成红润,伤口处的黑血已经没了,伤口在慢慢的愈合。而书晓蝶嘴唇变成炭黑,脸部肌肉麻痹的没有任何感觉。一条条黑色的血丝出现在白皙的脖颈上,一直延伸到衣服下。一口黑血喷出,扑到地上。

          毒血尽除,身体上的伤自动愈合,马艺文醒了过来,发现身边躺着一位少女,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土匪头子书中玉的侄女书晓蝶!

          再看地上的黑血,又看到书晓蝶脸上的症状,又联想到郭刚说的话:

          “杀气剑暗藏剧毒,凡是中剑者活不了一个时辰,你死定了!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

          “难道——”

          马艺文完全明白了怎么回事,立刻抱住书晓蝶摇晃起来“书晓蝶,书晓蝶,书晓蝶——”

          在一次次的呼叫中,书晓蝶睁开眼睛,脸上布满笑容“文——文——哥哥,你——你没事了,我好——好——好开心的!”

          “书晓蝶,你太傻了,为什么这样救我!”马艺文从内心很是感激书晓蝶这样舍身相救的举动。

          书晓蝶抓住马艺文的手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不是——加入入村——村要——做——土匪吗?——你——你是自己——自己——人——以后——叫我——叫我小蝶——妹——妹妹!”

          “好,好,我知道了小蝶妹妹!不要说话了,我马上救你,这毒本是我中的,我再吸回来,不要你为我死!”马艺文长这么大头一次遇到一个女孩为自己牺牲的,感情在奔流,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书晓蝶救活,无论什么方法!

          天已经亮了,荒夜上来了许多兵士在地毯式的搜查。

          书晓蝶握紧马艺文的手,一直摇头“不要——不要——你如果——我——我马上——上——咬舌自——尽!”

          “别别自尽,我听你的,你不要说话,我这就带你去找医生。”马艺文拿上破天剑,抱起书晓蝶“如果医不好你,我便在你坟前自杀!”

          书晓蝶流下眼泪,头深深得埋在马艺文的肩膀上。

          “队长,这里有一口被稻草盖着的井。”

          “打开看看!”

          稻草掀开了,一股恶臭冒了出来,两个兵离的最近,直接被熏的栽到井里。

          “有情况!”一个兵大吼,四周的兵闻声赶来。

          突然,一个人影抱着一人从井里跳出来,剑影一闪,枯井周围的几个兵捂着脖子倒地不再动弹。

          人影落到地面没有停留,直接向兵少的地方奔去。

          “挡住他,挡住他。”

          所有的兵都动了,向马艺文狂追。

          马艺文怀里抱着一人,速度有所影响,最前面的几个兵眼看就要追上,他回身一拳打出马踏乾坤拳,几个兵倒地不起。

          前面的兵倒地,后面的兵就追了过来,在空寂的荒夜里,兵越积越多。不到一会功夫,成百的兵把马艺文包围。

          “今日你我共同杀敌,死要死在一起,你可愿意!”马艺文露出难得的笑容。

          “好!你——我——同生——共死!”

          马艺文背起书晓蝶,右手握剑,剑尖指向所有的兵“今日我要大开杀戒,谁挡我必死。”

          这句话起到了作用,兵群中出现了骚动。

          “给我杀,退后者斩!”一个看似头领的人命令道。

          骚动马上平复下来,兵个个手持兵器围杀过去。

          马艺文愤怒的双眼充满杀意,运作吐纳功法,手握破天剑,背着书晓蝶,大步迈上兵群,以剑当刀,抡起就砍。破天剑削铁如泥,碰到兵器就能削成两断,碰到人就能使身体分家。一时间,碎肉成堆,血流成河,血腥味蔓延散开。

          兵还是一如既往的前冲,破天剑就如同绞肉机一般,尸体越堆越高。

          “撤”命令传下。

          所有的兵神速的离开人间的地狱。

          荒野中出现了弓箭手,一字排开,搭弓,射箭,乱箭齐发。

          马艺文把破天剑刺进地上,握拳,胳膊青筋崩出,一股力量覆在拳头上面,隐隐约约发出万马吼叫的杂音,一股强大的气流在头顶上空旋转,拳头带着澎湃的力量,和奔腾的气流打了出去,拳头一化万,万只拳头在气流的包裹下发生变化,幻化成马的虚影。一万条马的虚影带着狂暴的力量向飞来的箭奔去。箭遇到马的虚影消解成碎沫,力量锐不可挡,把所有的弓箭手和后方的众多兵打上天空。

          马艺文低语:马踏乾坤拳之奥义——万马奔腾。

          一阵狂风刮过,一切马的虚影都消失了,兵都躺在地上丧失行动能力。

          一队骑兵飞奔而来,郭刚看到如此的惨败,叹了一声“来晚一步,破天剑与我无缘了。”

          脱离郭家军的包围,马艺文运用吐纳之法,一口气跑了上百里路,一直跑的走不动为止。

          由于书晓蝶不是直接中毒的,毒性在体内发展较慢,否则早已经毒发身亡了。如今已经入骨陷入昏迷,再不及时医治恐怕就回天乏术了。

          平城——比土城规模大,人口多,相对比较和平。城市靠力量来保护的,自然平城驻扎着大量的军队。

          马艺文来到平城找到城中最有名的大夫,当他看到书晓蝶的情况后,都摇头束手无策。马艺文并不气馁,把所有城中的大夫都问了一个遍,始终没人能解此毒。

          最后遇到一个游方郎中,他不能解毒却知道有人能解毒,要五两银子才肯说。马艺文身无分文,游方郎中掉头就走。

          “大夫,求求你,求你告诉我吧!”

          “老了,忘了,不好意思。”游方郎中贼笑一声,任由马艺文哀求就是不肯说出那人。

          马艺文怒了,把剑架到游方郎中的脖子上,眼里冒出杀机“不说杀了你!”

          游方郎中怕了,马上改成笑脸“我说,我说!出城往北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庙,庙里有一个和尚,他能解百毒!”

          马艺文没有浪费半点时间,立刻出城。

          游方郎中看着出城的背影冷笑一声,又骂了一句,开始做起生意。

          平城周围基本上都是山地,估摸着走了十里,一座破庙座落在山脚下。一个和尚在门口偷吃肉,看到来人也不避讳,问道:“干嘛呢!”

          马艺文皱皱眉头,施上一礼“小师傅,请问这里可有解百毒的师傅啊!”

          “有,你找他干嘛!”小和尚有点不耐烦只顾吃肉。

          马艺文耐心有限,正要发作时,一个老和尚走了出来。

          “又在此偷吃肉,去面壁思过。”

          小和尚低下头,匆匆的离去,同时瞪了门口的两人。

          老和尚看到马艺文背上的姑娘后,神情微变,然后施上一礼“老衲有礼了,不知施主来到小庙有何事情需要帮忙的。”

          “师傅,他中了毒,求你救救他吧!”马艺文放下书晓蝶,朝老和尚磕了几个响头。

          “如果施主相信老衲,那就交给我吧!我一定竭尽全力的救治。”

          有了希望,马艺文倍是高兴,把书晓蝶抱进庙里,放在空闲的禅房中。

          老和尚掏出一颗药丸说道:“此药丸乃是用天山雪莲,冰蟾蜍,冰虾,混合上百种名贵中药炼治而成,有解百毒的功效,让这位姑娘服下吧!一烛香的时间就可解毒。”

          “谢谢师傅!”马艺文接过药丸喂书晓蝶吃下。

          半烛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马艺文目不转睛的看着书晓蝶,时间是那么漫长。

          解毒丸有了作用,书晓蝶脸上的黑气散去,嘴唇渐渐的恢复红润,脖子处的黑丝消失不见。

          香烧完了,老和尚突然狂笑起来,书晓蝶睁开眼睛,掐住马艺文的脖子,一把匕首刺进他的身体中。

          “晓蝶妹妹,为什么?”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