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一章灭族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这是一个被历史忽略的时代,这是一个动乱的时代,这是一个弱肉强食人命如草芥的时代。

          每天都有杀戮,每天都有生命的终结。

          黑夜笼罩血腥的大地散发着冰冷的寒光,在东洲群山之中有一个平静的村落。没有月光,村落上空却飘荡着五彩的光环,这不是光环而是山上的灵气聚集所致,灵气的光芒投影到村口的一块巨石上,三个黑漆漆的大字“天马族”在朦胧之间显现出来。

          夜很静,静的都能听到山风的声音。

          “吱呀”扇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少年。

          “吾儿,外面天黑你慢点!”

          少年打着哈欠模模糊糊的回了一句“知道,父亲!”

          夜黑,在灵气的光环下把村里撑亮不少,少年睡眼朦胧蹒跚的路过一口井时被棍子绊了一下,一头栽进里面。

          屋里的人听到动静走出房屋——。

          随着风起从山上飞下数十名黑衣人悬在半空中,一条条强光从黑衣人身上发出交织成网,缓缓的落下,

          走出房屋的人正是天马族族长马一笑,他发现动静急忙单脚跺地,一股光环之脚下生出向四面扩散,光环所到房屋都立刻亮起灯来,同时房门打开顿时涌出很多族人。

          “族长,什么情况?”一个中年人手拿钢刀走了过来。

          “你看!”马一笑凝重的指指天空同时指挥族人迎敌。

          那光网落下罩住整个村子,马一笑发出的光环消失了。

          “不好!”马一笑大惊。

          随着声音的落下漫天的飞箭袭来,族人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每一支箭划开热血带走一条生命,转眼间,密密麻麻的族人中箭倒地,都是命中要害,一箭封喉。

          这时少年正好从井中探出头来,看到这一幕吓的尖叫一声。

          叫声划破黑夜的静,把群山都惊醒了,鸟鹊乱叫!

          马一笑亲眼看到族人的死亡气的咬牙切齿,当听到叫惊叫声立刻冷静下来,随着叫声怒吼一声“何人杀我族人?”

          这破天一吼淹没了所有的声音把一名黑衣人震的七孔出血。

          与此同时马一笑挥起一拳拳风卷起族人的尸体飞向天空,闭上眼睛老泪横生。“今夜用你们的尸体当武器是吾之过,勿怪!”

          尸体在拳风包裹中成了武器,向天空中的黑衣人袭去。

          黑夜里传来凄惨的叫声,黑衣人在空中爆裂,碎肉随同族人的尸体落下。

          井口被尸体掩盖!

          “不愧是古老的一族,如此厉害的阵法还能让你还手,厉害,厉害!”

          马一笑拼上所有的力量发出一击,把身体力量几乎抽空,已经没了还手之力,极度虚弱的倒在地上“你——你——是何人?”

          “我还真看错了,原来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从黑暗处走来一个黑影“不用管我是何人,今日我来就是想和你借一件东西的。”

          “你要的东西我没有。”

          黑衣人打个响指,从身后走来两个黑衣人把马一笑架起来。

          “我还没说什么东西呢!你怎么说没有呢!这件东西全世界只有你有,我说的你可明白,如果说了这些老弱妇嬬可免一死。”黑衣人指着被其他黑衣人带过来的族人威胁道。

          马一笑冷笑一声“偏僻的山村除了石头以外还会有什么呢!你说的我不懂,唯一知道的就是你杀我族人,如果我不死这个仇一定要报。”

          “哈哈——”黑衣人大笑“自身难保还要报仇你做梦的吧!我告诉你,我要的东西你有,别给我装傻。我喊三声,如果再不说,这些小孩一个个将被杀死。”

          天马族的小孩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没有一个胆怯的。

          “一”

          这是一口枯井,井口上压着尸体,少年困在里面,无法看见外面的情景却能听到外面的对话。

          “二”

          面对族里的生死存亡马一笑无奈了“等等——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就行,凡是我有的一定给你。”

          黑衣人冷笑一声沉思半天,喊退左右走向前去小声说道:“这件东西不可说出来,否则天下大乱!”

          “本来天下就乱,为何还怕乱,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东西呢!”马一笑深情而有愧疚的看了一眼死去的族人和那些活着的老弱妇嬬。

          黑衣人看看四周确定没人,声音又压低少许“天——”

          “哈哈——”马一笑一声大笑死绝身亡。

          “你——”黑衣人抓住马一笑的肩膀使劲的摇晃“你不能死,你不能死,给我说它在什么地方。”

          马一笑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带着悲哀带着一笑带着一个破天的秘密离开人世。

          “来人,来人!”

          “主上,何事!”从黑暗处跑来三个黑衣人跪在这个黑衣人面前。

          黑衣人狠狠的吐出一个字“杀”

          身旁的一名黑衣人道:“还留活口逼供吗?”

          “不用,这东西除了族长知道外,其他人不会知道的,给我杀,一个不留!”

          又从黑暗处跑来数名黑衣人,对天马族人大开杀戒。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刀起刀落,血流飞溅。无论是老人,妇女还是小孩,面对这样的场面没有任何畏惧,都淡然的对待生死的一瞬间。

          光网消失,灵力光环渐渐淡去,黑夜立刻把这个村子包裹一片死静。

          “给我搜,即使挖地三尺也给我找到!”黑衣人握紧拳头狠狠的说道“小天,你去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是”

          “主上”身旁的黑衣人十施上一礼“我们找的东西是什么?”

          “别问这么多只管找就行!”

          这位黑衣人犹豫片刻不满的回了一句“是!”

          东方露出鱼肚白天光把黑夜撑亮不少,群山之中的天马族的村落被血腥味包裹着,引来阵阵狼吼。

          “主上,这些房子除了一些家用的东西外任何东西都没找到。”

          “主上,我们挖地三尺,并没发现机关暗道。”

          名为主上的黑衣人一拳打倒身旁的树怒气冲天“一群废物!”杀心横生,反出一掌,把所有黑衣人包裹在掌风之中,用上力道顿时一阵血雨碎肉散落在地上。

          “主上——你——”两个黑衣人从远处的房屋走出来看到了这一切。

          “找死——。”主上不容分说脚下生风向两人杀将过去。

          “小天快逃。”一个黑衣人大吼一声向山中奔逃。

          叫小天的黑衣人反应慢了半拍,被主上一掌打上对面的山上,轰隆一声天体破裂小命休矣。

          “休逃!”好不怠慢主上去追另一个黑衣人。

          尸体成堆,碎肉散落,血流成河,一个山村变成了人间地狱,散发着血腥的死气。

          山中的狼都围了过来,发出饥饿的吼叫,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这块地狱,竟然没有一只狼敢走过来的。

          压在枯井上面的尸体动了,从井里探出脑袋,少年爬了出来。

          碎肉,尸体,血水,血腥的味道冲击着少年的五脏六腑,来不及难受和痛苦哇哇的吐起来,一直吐的浑身无力昏死过去。

          浓烈的死气与浓重的血腥味激起上天的悲泣下起了雨。雨水冰冷,冲洗血液,把整个村子变成了一片血红。

          少年被雨冲醒,一声悲鸣划破天际浓云,仿佛从梦中惊醒。

          “大文——你醒醒!”

          “小文——你说话啊!”

          ……

          少年在尸体中寻找,每翻开一具尸体都是一个族人。

          “不——”少年悲鸣,雨水带走眼泪混进血液中。

          “爹——”少年看到一具尸体连跑带爬的扑到上面,抱起破天大哭,哭声把四周的狼都惊的掉头而去。

          时代动荡,上天无奈,天在哭泣,人在悲鸣。

          在村口的大石头上“天马族”三字散发着微弱的灵光,时隐时现。

          一道黑影从山头上飞了过来落在少年脚下“原来还有一条漏网之鱼。”雨哗哗下着,雷鸣轰轰,黑衣人身上没有半点雨水。

          少年看到仇人撕裂的吼叫一声,捡起一条棍子朝黑衣人脑袋打去。黑衣人一挥手把棍子抓在手中,一双眼睛迸出杀意“既然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休想得到——今日我灭了天马一族。”

          “灭族!”少年看到族人的尸体,那血腥味刺激出仇恨的愤怒,大吼一声,一道光芒至身体中发出汇聚手上,那根棍子附上光芒变成了光棍,光芒大盛,散发着炙热的温度,把滴在上面的雨水蒸发掉,散发出缕缕白烟。

          黑衣人急忙松开手已经晚了一步,黑色的手套被烧的露出烧焦的肌肉。稍微分神,光棍迎面而来,黑衣人快速躲开身体后退几步,打出一掌,附近的房屋在霸道的拳风冲击下倒塌。

          光棍与拳风相撞击产生的力量余波把附近的尸体与房屋冲击成空气。

          “小文,大文,父亲!”少年看着族人尸体消失泪流满面,光源源不断的从身体中涌出来,力量不断的暴涨。

          拳风被光包裹力量弱了几分,黑衣人露出惊讶的神色同时露出喜悦的冷笑“天马族果然厉害,使我热血沸腾!看招——毒龙钻。”

          随着声音的落下,拳风挤压汇聚成“钻头”,带着阵阵雷鸣般的轰鸣向光棍迎来。

          两股强大的力量撞在一起,一声惊天巨响,周围的狼群震的倒地而亡,四周的群山山体崩裂,雨停了下来。

          村落在力量的波及下已经消失,巨石未损分毫,其上“天马族”的字迹暗淡了不少,地面斑斑血迹犹在,这是一个族灭亡的证明。

          黑衣人单膝跪地,嘴角溢出浓血“你是何人,竟然有这样的力量!”

          回声在群山之间回荡,一阵风吹来少年的身体倒在地上。

          黑衣人来到少年身边冷冰冰的说道:“至今为止你是伤我的第一人,天马族一个厉害的族,如果为我所用天下举手可得!可惜,一个惊天大秘永远被埋葬,天下会更乱!消失吧!天马族最后一人——”提脚朝少年的脑袋踩去。

          村子的见证,天马族的见证,一块巨石上“天马族”三字灵力光芒万丈投到少年身上。

          一阵巨响,在黑衣人脚下出现了一个深坑,少年的身体消失融入巨石之中。

          黑衣人向巨石打出“毒龙钻”,拳风未到,力量消解,一切的攻击变成了空气。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