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六章土匪窝求收藏,求推荐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万马朝天啸,乱世出英豪。

          这种奇怪的现象把所有人都惊呆了,本来打杀的场面突然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都集中到马群中的人身上。

          马悲鸣,群马让道,一匹战马拖着刘统领从城外奔来。

          “畜生。”刘统领的马鞭啪啪的打在马背上,鞭对战马没有任何作用,一直往马群里飞奔。

          战马不听指挥刘统领很是窝火,拔剑欲要斩马,战马一个飞跳,又乱蹦带跳犹如发狂,把刘统领从马背上甩下,一匹战马踢出一蹄,正中刘统领的肚子,踢倒在一匹战马脚下,剑掉落在地。正要起身时又是一马后蹄乱弹,弹飞十米落在战马的蹄下——

          可怜的刘统领在战马群中受尽了战马的欺负,不大一会遍体鳞伤落在黑衣人的脚下。

          刘统领这一次看清了黑衣人的面目,苦笑一声:“原来是你——”

          马艺文一双眼睛冒出仇恨的火花,举剑砍下刘统领的脑袋“娘,我给你报仇了。”精神放松,眼睛一黑,栽倒地上。

          所有的战马如做梦一般的清醒过来,看到战争的场面惊叫的向四面八方乱奔。

          短暂的平静过后,两派人马又开始了打杀。

          刘统领被人杀死,群龙无首,他的军队很快被消灭。

          “磨蹭什么?把这里的粮食都给我搬走,麻利点。”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嚷嚷个不听。

          “听说刘统领被杀了,这个人是个狠角色,谁有这么大能耐把他杀了。”满脸胡子的大汉急忙跑过去“大哥,是一个小青年杀的!”

          “这位青年在哪?”这个称大哥的人关切的问道。

          “死了。”满脸胡子的大汉指指前方两具尸体“一个尸体是刘什么统领的,一个就是那个青年的!”

          “哦”称作大哥的人走了过去,对着马艺文检查一番“还有呼吸,把他抬回村中。”

          满脸胡子的大汉很不情愿的点点头,对不远处的两个人吼道:“你们两个把他抬走。”

          土城成了一座无人管的城:因为刘统领死了,那帮人攻下城抢了粮食就跑了。经过一次血的洗礼,百姓高兴了,白天晚上没人管了,有了短暂的和平。

          乱世的人们,得到一点点和平都是求之不得的奢望。

          “报仇,我要报仇。”梦境,马艺文的梦境中看到族人被杀,又看到唐家村被灭,仇恨占踞了整个心,在昏迷中仍不忘记“报仇。”

          一个甜美的女声在梦境中响起“你的仇已经报了。”

          “报了,报了!我报仇了。”马艺文从昏迷中醒来,看到唐晓婉激动的抱住她“晓婉,我报仇了,我报仇了。”

          “啊——”唐晓婉把马艺文推开后退几步“你——。”

          马艺文这时才看清楚,眼前的姑娘不是唐晓婉而是一个陌生的少女,房间更是陌生。

          从屋外走过来两位中年人,一个是满脸胡子一身肥肉,另一个长像斯文像个教书先生。

          “小子,醒了,你可是牛爷爷我救回来的,要不然你早就成孤魂野鬼了,哈哈哈哈。”满脸胡子的中年人瞪大眼睛,摆出一副凶样。

          马艺文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个姓牛的中年人,所有的记忆都在砍下刘统领的脑袋后丧失,迷茫的说道:“我——”

          “二叔,你看把他吓得,你先出去,先出去!”少女看到这个青年害怕的样子,就把姓牛的人推到了门外。

          斯文的中年人走过来说道:“你的命真大,如此重的伤都康复了。更让我惊讶的是你的这只手臂,本以为保不住了,谁料竟然好了,连伤疤都快消失了,恢复力真强。”

          马艺文什么都不记的了,脑袋又成了浆糊,只说了两个字“谢谢”活动活动手臂并没有大碍,在两个人的吃惊下站了起来。

          “你——你还没好,不能站起来的。”少女急忙前去搀扶,生怕出些意外。

          斯文的人阻止了少女。

          马艺文吸了一口气,身体摇晃几下,便努力的控制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

          “好,好。”斯文的人鼓掌大笑“你真行。”

          三人走出走出房间来到外面:这是一个村落,到处都是人,脸上飘荡着笑容,一片和谐和安静。

          “这是我的村子,是我的家。”斯文的人双手一摊自然而轻松。

          三人来到一处茶水棚下,每人倒了一杯水,斯文的人自我介绍“我——书中玉,是这里的村长,这是我侄女书晓蝶,刚才那个大嗓门的是我的结拜二弟牛霸天。小兄弟,你贵姓,家居哪里?”

          “马艺文,家——家——”马艺文家惨遭灭门,唐家村又遭横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书中玉干笑两声来打破尴尬的气氛“我有一事想问小兄弟。”

          “你问!”马艺文回了一个感激的微笑。

          “小兄弟你和土城的刘统领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惜潜入土城刺杀他。”

          “他灭了唐家村,我要报仇!”马艺文眼里仍充满仇恨。

          书中玉沉思片刻问道:“唐家村,是不是唐子兴的村子!”

          “是!”马艺文咬咬牙,慧娘和晓婉的面容出现在眼前,不由得楞的出神。

          “小兄弟,喝水!”

          书中玉的提醒把马艺文从幻想中拉回现实“你认识我义父!”叫慧娘为娘因为他从小没有得到过娘的关心,是父亲拉扯大的,喊唐子兴就无法叫出这个“爹”,只好加了一个义——义父。

          “你是唐子兴的孩子!”这次书中玉吃惊的站起来。

          马艺文和唐子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情感淡淡的说道:“不是,从没见过义父,你认识他!”

          “听过大名,也没见过的。”书中玉重新坐下。

          两人只顾一言一语把书晓蝶冷落一旁,她早就不耐烦了,嘀滴咕咕一阵,一直喝水解闷。

          “书——书伯伯,我想问你一件事。”一直有一个问题缠绕着马艺文的内心,顾此一问。

          “你说——”

          “你是如何救我的,我记得当时有敌军攻城的!”

          “哈哈,不是什么敌军,而是我和我的村民!”书中玉毫无顾忌的说道。

          “你——你们——”这次换马艺文惊讶了。

          “对,是我们,我们是土匪!”书晓蝶终于可以插上一句话了。

          “土匪!”吃惊的冲击让马艺文戒备起来,曾经吃过土匪的亏,今日竟然走进了土匪窝,让他神经绷紧。

          书中玉看出了马艺文的顾虑解释道:“不要这么紧张,我们是土匪不假,却从不抢夺穷人。”

          原来这个村子三面环山,易守难功。在这个动乱的年代,为了生活,村长书中玉和结拜兄弟牛霸天就把村民组织起来,做了土匪。其实白天是百姓晚上是土匪,专门抢官粮,偷城里的东西。

          那天晚上,他们组织村民换上军装前去偷土城的粮食,当进城后发现马艺文单挑数百位兵士,还越战越勇,他们就有了夺城的心,于是把所有兵士包围起来围杀,正好,马艺文杀掉了刘统领,兵没了指挥,跑的跑,死的死,土城就被夺了下来。

          他们装扮成兵,就是隐瞒土匪的事实,这样以来不至于惹来灭村之祸。

          由于书中玉人不多,无法守的土城,只好把所有粮食都秘密搬运到村里,结果一算粮食足够一年吃的。

          知道事情的缘由,马艺文暗叹一切都是为了生活所迫啊!

          “小兄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忘小兄弟思量左右。”书中玉一脸诚恳的说道。

          “你说吧,书伯伯!”

          “我们这个村相比其它村,还能保证温饱,你如果没地方去,就来这里吧!你看如何呢!”书中玉话语里带着浓重的拉拢之意。

          “好啊!你过来吧!”书晓蝶兴奋的鼓掌,被书中书一个眼色给瞪下去了。

          “这个——”马艺文暗之思量,唐晓婉没了母亲,父亲唐子兴又不知道在何方?如今她没有安身之所,看着一脸正气的书中玉,思量左右点点头“好吧!不过——”

          “不过什么——”书中玉和书晓蝶着急的问道。

          “我要带一个人过来,可否!”

          “没关系!”书中玉暗暗擦了一把汗。

          书中玉撇撇嘴问道:“是晓婉吗?”

          “是”

          “哦”

          一觉醒来,才发现已经过了一个月,马艺文挂念唐晓婉的安危,就要寻她。书晓蝶要同去被书中玉阻止了,气的晓蝶跺脚离去。

          村子比较隐秘而且难走,书中玉和牛霸天骑马送马艺文到大路。

          书中玉从马鞍中拿出一张纸和一把剑“这是一张地图,回来时按图中路线走就能入村。这是你的剑,可是一把好剑,带着防身用吧!”

          马艺文把地图收好,接过剑,拔开剑身,其上刻“破天”二字,才想起这把剑是刘统领的佩剑,能把上好的双剑斩断,确实是一把好剑。

          告别二人,跨马飞驰。

          天马族的人懂马语知马性能控制马,马艺文骑马不用鞭子,马一路狂奔半天的时间到了土城。

          一个月的时间土城没有变化,唯一变化的就是城头上飘扬着绣着“郭“字的旗子。

          乱世,土城又换城主,城内粮食空虚,又开始抢夺粮食了,周围的百姓又要遭殃了。

          果然不假,土城周围的村子都让官兵光顾过,还有房子烧成灰的痕迹。马艺文心里一沉,驱马快奔,心早已经飞向了平安村。

          晓婉妹妹——等我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