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二章战土匪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天下共分五洲:东洲,西洲,南洲,北洲和中洲。

          五大洲中洲最大,位于四洲中间,不但物产丰富而且人口众多。

          天下大乱,人口越多的地方越乱,就一个中洲就有数十个国家。为了争夺地盘和物质连年战争,弱肉强食,一个国被灭又一个国建立,几乎上每天都有死人。

          不但中洲如此,其它四洲同样是一个字“乱”

          天下大乱,生灵荼炭,最苦的还是老百姓。

          一个物产丰富的大洲在连年的战争中变得贫穷起来,老百姓在饥饿中煎熬。

          在中洲与东洲的交界处有一个巴掌大的村子——几座茅草屋散落在村中,除了风声以外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一道流星般的光芒从天而将落到了村子中央,光茫散去,地面上多了一个沉睡的少年。

          “吱吱呀呀”的风声在村里不断响起,仿佛在哭泣这动乱的乱世,渴求难得的和平。

          没有太阳,天昏沉的几乎闭上眼睛,动乱的年代,天也无可奈何。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睁开眼睛,起身看着陌生的环境,灭族的一幕历历在目,咬破嘴皮狠狠的对天长啸“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村子很久没人居住,少年连续进了几个房子,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最后在一个房子中找到了一件破破烂烂得衣服,少年没舍得扔系在腰中。

          一声马嘶打破死静,少年急忙爬到树上用树枝遮住身体。

          一支骑兵从远处而来在村里停下,为首的骑兵环视村子一圈,叹了一声“又是一个无人村,前面看看!”

          “大人,前面可是中洲地界,我们进去岂不是送死!”一个骑兵顾虑的说道。

          “屁,什么中洲,老子想去哪就去哪,只要能抓人有吃的,地狱也去!”

          其他骑兵一听乐了,催马向中洲方向奔去。

          少年跳下树饥饿难忍尾随而至。

          估摸半株香的时间,从远处传来惨。

          “中洲的伏兵,快逃!”

          话信没落下又响起几声惨叫。

          少年急忙躲在大树背后,从远处跑来一个骑兵,后背上中了一箭血水染红了衣服。身体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马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少年仍不敢动,又过了半株香的时间,确定没有人了才来到骑兵身边,在尸体上找到干粮和一把匕首,快速的牵上战马向东洲方向跑去。

          少年吃饱喝足又学会骑战马,一天的时间速度不快也赶了百十里路。

          一路走来,几乎上没有碰到活人,不是空村就是死村,树上,河里,路边,随时都可以看到尸体,腐朽的尸体发出的恶臭融入空气中,令人作呕。一开始少年不适应这种环境,看到食物难以下咽,后来渐渐适应了,饭量恢复过来,干粮很快被吃完,再这样下去又要饿肚子了。

          这是冬天四周什么都没有,一片死寂。

          人挨饿,战马也跟着挨饿,走到一条羊肠小道,战马饿的实在走不动,直接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

          “马兄,我天马一族从来不吃马肉,今日遇到我,让你饿死实在有愧于你,我即使饿死不会吃你,这就挖坑把你埋了!”少年给战马磕三个响头,来到附近的洼地掏出匕首开始挖起坑来。

          马通人性,看到少年的举动眼角流下眼泪。

          少年一天没有进食,如今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身体很快就虚脱了。嘴皮干裂,眼前出现幻景:一盘丰盛的食物摆在面前,少年猛扑过去——。

          从另一条路上走来几个手拿钢刀的土匪,看到路上躺着一头马,高兴的跑了过去。

          “大哥,我们好久没吃过肉了,这一次可以开荤了。”

          土匪头子贼眉鼠眼一看就是一个精明的人,拦住其他人说道:“这是一匹战马,我不想招惹任何势力,看看四周还有骑兵吗?”

          三个土匪得令而去,把周围一里的地方侦查一遍兴奋的跑了过来“大哥,看好了,附近没有任何官兵,而且骑战马的是一个少年,已经晕死过去。这不是天助我等得到上好的食物吗?”

          “好!”土匪头子大喜,摆摆手让众弟兄围了过去。

          “大哥,这个小子昏死过去,我们如何处理?”一个土匪踢踢少年“给他一刀如何?”

          “随你吧!”土匪头子随意的说道:“给我做干净点,不可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好的!”土匪一脚把少年踢到坑里“活埋是最干净的方法。”

          又来了两个土匪拿着钢刀往坑里拨土活埋少年。

          土匪头子指挥剩下的土匪准备抬走战马,可是战马太沉他们无法抬动,即使把所有人加上也无法抬走。

          “要不然我们把战马杀了,一人扛一块肉岂不好拿!”一个土匪提议。

          “只好这样了。”土匪头子很是赞同“二狗,去给马放血,这匹马够我们吃几顿的了。”

          二狗犹豫了,最后说了一句“我不会。”

          “我靠”一个黑脸的土匪骂了一句“杀人不眨眼的二狗竟然不会杀马,杀马我最内行,我来!”说着轮起钢刀来到马身边,对着脖子刺了下去。

          少年饥饿的失去知觉,恍恍惚惚,悠然做梦,满桌子的饭菜随便吃,美酒随便喝。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杀马我最内行”身为天马族的他,对马有着浓厚的感情联系,立刻从恍然中醒来。

          一声大叫,黄土扬起,一条身影从地下跳出来,血泉涌出。

          土匪们被这一幕惊呆了,弄清事情的真相后都呆立了。

          血不是马血而是要放马血的土匪的血,他身后站着一个少年,一把匕首滴着鲜血。

          一个少年,把一个成人利索的杀了,把所有土匪都震住了。

          “谁杀这匹马,必须死!”少年双眼迸出寒光,一股威严的势把所有人都压下去。

          土匪头子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手执钢刀“兄弟们,就他一人,还是一个少年,给我杀了他,为老黑兄弟报仇。”

          此话一出,一个土匪轮刀就砍。少年纹丝不动,当钢刀劈到头顶一刻,低头,探身,一把匕首刺进心脏,拔掉匕首血如喷泉般的喷了出来,尸体重重的倒地。

          “这个少年还真有点功夫,我们一起上把他杀了。”土匪头子一马当先提刀杀去,其它土匪好不怠慢跟着杀将过去。

          少年手握匕首立在战马前面,由于过度的饥饿,满脸露出疲倦的神色,双眼散发着坚毅的目光。

          三把钢刀劈过来,少年无力的摔在地上,艰难的轮起匕首连刺三下,三名土匪的小腿分别刺穿一个洞,血流如柱。

          其他土匪见状都停下脚步。

          少年趴在地上不再动弹,土匪头子提刀朝少年心头刺去。刀尖刚碰到衣服,少年快速翻身用匕首阻挡,奈何力量有限,钢刀打偏一点,刀尖刺进肩胛骨里。

          其他土匪看到大哥得手,就又凑了过来,抡刀砍向少年。

          少年抡起匕首向土匪头子心口扔去,土匪头子舍刀后退躲过匕首的攻击。少年从肩胛骨中拔出钢刀,手握刀身,招架劈来的钢刀。

          奋起一力的招架起到了作用,土匪们后退几步。

          这个空隙给少年争取了时间,拄着钢刀勉强的站了起来,身体刚站稳被土匪头子一脚踢到马身上。血滴到马身上,流到马的脸上和嘴里。

          马通人性,流下热泪,泪混合血液一起滴到地上融入泥土。

          饥饿难耐,少年没了还手的力气,死死的抱住战马“族人就剩下我一人,今日能与马兄共死,知足了。”

          “给兄弟们报仇,杀了他!”土匪头子叫嚣着。

          土匪们把一马一人团团围住,举起钢刀——。

          一声马嘶,战马突然从地上站起来,后蹄乱踢,把两名土匪脑袋踢爆,土匪头子抡刀劈去,马背上挨了一刀。战马叼起少年撒腿就跑,地面上留下一道血印。

          “大哥,追吗?”一名土匪问道。

          土匪头子失望的叹道:“前方不是我的地盘,追去恐生异变,今日我们兄弟死伤太多,回寨!”

          战马为感其诚,拼尽生命的最后力量,一路狂奔,血几乎流干,到达一处山坡倒地,生命迹象一直在流逝,那对眼却一直不合上,在死亡的边缘痛苦的挣扎。

          “马兄,你有心事?”少年懂马顾此一问。

          战马发出微弱的叫声。

          少年附身到战马身上,贴耳过去。

          “你让我吃你——!”

          战马努力的点点头!

          “可是——你知道我的身份,我怎么能吃——怎么能吃——”

          战马再一次的流泪,投来乞求的目光。

          少年闭上眼睛,凄凉的心更为难受,勉强控制情绪点点头。

          战马兴奋的一声长嘶,合上双眼。

          夜晚来临,山坡上架起一堆火,火光映照出少年的脸,嘴里含着难以下咽的肉,泪流满面。

          “天马族就剩我一人,今日又吃了马肉,我苟延残喘的活着为的是为族人报仇,从今天开始不再流泪,定要坚强得活着!”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