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二百三十六章绿叶匕首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妖娘一个闪身来到了土霸正面,五道血腥味一闪而过,把以势形成的风化开了五道口子,爪风从土霸的脸颊划过留下五道血印。≥,这时土霸已经反应过来,拳头立刻迎上,打出的却是一拳空拳,妖娘已经失去了影子。

          背后猛然一疼,土霸又着实的挨了一爪,皮肉爆开。

          妖娘依丈着速度和“天猫之爪”连续得逞了两次攻击,那速度仍是不减,从各各方位对土霸进行偷袭的攻击。

          血流了出来,染绿了土霸的身体,虽有一身霸道的力量却无法扑捉到土霸的身影,只有处处挨打的份了。尽管如此,土霸依旧战斗高昂。

          妖娘的攻击不仅靠速度,那爪子的攻击力度很是霸道的,每次出爪都会引起空气的震荡,飞沙走石。而土霸面对这般的攻击竟然放弃抵抗,整个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忍受着那爪的攻击,身上不断的多出新的伤口。

          土霸身体周围的势变的平静了,势形成的风消失了。表面看他放弃抵抗,纹丝不动,忍受着那凛冽的攻击,其实周身的势高倍的增强。

          由于他陷入沉静中,把心都专一到势上,在临危时刻领悟到控制势的精髓,于是把势和空气融合在一起。

          黑夜今日之败,对他有所影响,精神变得颓傥不少,瞭望了远处香格里城最高的建筑,叹了一声,然后调节伤势。

          妖娘看到土霸这般的反常,心中甚喜却没有放弃警惕,还是利用速度进行着偷袭的攻击。

          “天猫之爪”妖娘怕拖延时间恐生变化,就拿出绝招进行最后的一击。

          妖娘闪身,出爪,这时才发现了异常,土霸周围的空气竟然有一种束缚的力量,进入其中速度就会减慢。妖娘大惊,就要收回这次的攻击,可惜已经晚了,那硕大的拳头带着霸道的力量打了过来,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斗技场里响起,猫爪皆断,接着妖娘的身体直接飞了出来,落到黑夜的身边。

          为了这次的攻击,土霸元气大伤,旧伤未好,又添新伤,一口浓血喷出,身体依然不倒。

          黑夜看到妖娘败阵下来,只好中断调息,把妖娘扶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抓回来的这个奴隶有这样的本事,连续打败他们这两位“大人物”

          “今天我一定要把你吃了!”妖娘怒了,擦去嘴角上的血迹,留下一道残影眨眼的功夫来到了土霸身边,双手变成猫爪,脑袋变成了猫头,双腿变成了猫的后退,身体变成了毛茸茸的猫身,妖娘完全变成一个猫,一声猫叫,一个猛扑,妖娘的整个身体扑到了土霸身上,连抓带咬,嘴里不住的发出野兽的呜呜声。

          土霸面对这样的攻击,势已经失去了作用,显出束手无策,肩头上,胳膊上都留下了猫的牙印。

          黑夜和妖娘身为无情的左膀右臂,今日都吃了同一个人的亏,脸面尽失。在豪华包房中的无情脸色变的铁青,嘴唇动了几下。

          一道声音传来“我命令你杀死所有闹事的人,一切后果有我负责。”

          黑夜精神大作,全身冒出火焰,右手一伸,一把火凝聚成剑出现在手里,一脸凶光的走了过来,提剑对着土霸的脑袋刺去。

          土霸感觉到危险,脑袋一偏躲过了这一剑,然后搂住妖娘在地上连续打了几个滚,远离黑夜的攻击。

          土霸身体强壮,身体的力量在势的作用下增加百倍,在刚才的滚动中,每次把化成猫的妖娘压在身下时,土霸的重量就如同一个小山似的,压的妖娘喘不过气来。

          经过这短暂的分神,妖娘那张牙舞爪的攻击缓慢了许多,土霸抓住这点漏洞,粗壮的手臂环腰搂住妖娘,手臂一点点挤紧,妖娘的腰不断的缩小,疼的她嗷嗷直叫,努力的挣扎着。

          双只手臂越挤越紧,几乎把腰骨扭断,妖娘已经停止了攻击,挣扎着想要脱离这痛苦的煎熬。

          黑夜提剑走了过来,对准土霸刺去。土霸反应几快,一斜身把妖娘放到了剑尖处,黑夜大惊急忙收剑。土霸借这个机会站起来,由于退上少了一块肉,经过刚才的剧烈的运动,疼的他咬紧牙关,把妖娘制服抓在手里,用她护住身体与黑夜对恃。

          黑夜空拿火剑,却不知道如何刺下去,他怕,怕误伤了妖娘。

          妖娘被土霸制住双手双脚,身体在那如钳子般的大手的制约下,不能动分毫,任由别人摆布。

          处于这种情况下的妖娘并没有表现多少害怕的神色,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香格里城最高的建筑上,一身红衣的女子香格里一直注视着整个斗技场,当目光移到一具黑糊糊的尸体上时,嘴角露出甜甜的微笑。

          妖娘身体扭动,尾巴变的通直,寒光闪动,一把利箭从尾巴下射出,刺进土霸的丹田。

          这样的突变令土霸始料未及的,手劲稍微收力。妖娘借此后蹄乱蹬,逃离了土霸的控制,一个闪身窜到了一块石头上。

          黑夜抓住这点空隙,快步走来刺上一剑,火剑正中土霸的小腹,火焰把皮肤烧的发出一股恶臭。

          两次的中招,没让土霸吱一声,依旧立拔的站着,斗志昂扬。握拳,一股威猛的力量打出,结果被黑夜轻松的躲了过去。

          “去死吧!”黑夜周身的火焰猛增,火剑上的火焰散出灼热的温度,又握剑刺进几分。

          土霸扬起一拳,拳头没落下,腹部的疼痛致使他吐了一口血,这时的他除了痛疼以外,还有一股困意袭来,眼皮变的好沉好沉。

          妖娘双目露出凶光,喵喵的叫了一声,四肢并用,一个窜身消失在空气中,一处空气微震,妖娘出现在了土霸的脑袋上方,张开锋利的爪子,从上而下带着风声向土霸的天令盖抓去。

          一只橙色的影子一闪,下一刻出现在土霸脑袋上,紧接着一股恶臭弥散开来。

          猫的嗅觉最为灵敏,一股恶臭直接钻进它的鼻子,熏的妖娘落到地上,不再动弹。

          黑夜对这股臭味很是熟悉,可是来的太突然了,仍是嗅到了这股臭味,脑袋眩晕了霎那间立刻恢复神智,急忙退身,抱住妖娘,后退三丈的距离。

          “嘎嘎嘎嘎!吾乃屁王,一屁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追风哎呀咧嘴的窝在土霸脑袋。

          “你——。”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黑夜看到追风气的满脸通红。

          “怎么了?一天吃我三次屁难道还没吃够啊!如果想吃那就再给你放点。”追风转过身来,马屁股对着黑夜摆动了几下。

          “我杀了你!”黑夜放下妖娘就要攻上去。

          一道声音响起“好了追风,不要闹了,救人要紧。”

          我从地上站起来,来到胖子辛格的身边很不地道的把他的衣服和裤子脱了下来,穿在自己的身上,来掩盖满身黑糊糊的身体。

          在我被六个魔法师困住生命危在旦夕时,反复的打出马踏乾坤拳第一招马踏四海从而激发出了第二招万马奔腾。

          这招万马奔腾由于刚突破瓶颈,不知道如何驾驭,又加上追风为我挡下了所有攻击而身死,心里是异常的悲愤,就抽取所有的能量打出了万马奔腾。力量消耗完了,生命气息变淡了,生命力几乎消耗殆尽。

          追风伤的很是严重,丹田破裂,五脏六腑都被穿透,几乎上没了任何生命的迹象。

          天不灭我和追风,当我倒在地上时,正好把追风压在身下。

          追风脑袋上的一只角是绿叶匕首所化,绿叶匕首和红花匕是天马族先辈的双角所化,又在生命泉水中寖泡过,里面所含的生命气息无比的纯正。经过悠久岁月的演变,绿叶匕首中生命能量有再生的功能。

          曾经我与绿叶匕首血肉相连,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在苦儿的帮助下我吞了木之精元,得到了能摄取植物的生命气息为我所用,这个过程又加大了我与绿叶匕首中生命气息的交换,从而有了记忆烙印。

          天马紫枫把绿叶匕首幻化成追风的角,因为二者有血缘的关系,很快融为一体。这只绿角经常自动的为追风提供强大的生命气息。

          这次我们俩同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血肉相连,求生的欲念在共鸣,引起了绿角的共鸣,顾而放出大量的生命气息帮我与追风。

          由于我和追风受的伤十分严重,只凭绿角里的生命气息无法同时救治我俩。

          当绿角中的生命气息与我身体里的生命气息相融时,二者竟然产生了共鸣,激活意念,在其配合下向四周的植物摄取生命气息。

          我一向有原则,摄取植物的生命气息时,总是留上大部分的气息供植物生长用。而在失去意识下,意念竟然自动摄取斗技场外的植物所有生命气息。

          经过一番的摄取,植物直接死亡,大地干裂,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

          如此这般,我和追风的伤才慢慢愈合,力量得到了恢复。而这次绿角消耗过大,最后化成绿叶匕首融入了我的身体。

          绿叶匕首已经不是一个物而是我患难的朋友,如今它累了,我就是绿叶的家,让它好好的休息,感觉家的温馨。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