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二百三十一章死斗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你就这点本事吗?”黑夜脚踏火轮出现在空中。⊙頂點小說,

          三人脸色凝重的看着空中的黑夜。

          “吼”头上有疤的男子一声怒吼,深深的吸口气,脑门崩出青筋,眉头一皱从口中发出一股无形的气体向黑夜射去。

          白衣老者握剑攻了上去,那红发男子好不怠慢,身上的锁链直接向黑夜的脑袋飞去。

          黑夜露出冷笑,一团火焰出现在手心……。

          一道残影从白衣老者身边闪过。

          剑掉到地上,血从白衣老者的断臂处滴下。

          残影来到一块石头上,露出了真面目:妖娘拿着一只血淋淋的手臂狰狞的露出凶光。

          这样的突变并没影响到红发男子的攻击,当锁链逼近黑夜的脑袋时,黑夜在空中轻轻的一偏身,躲过了这次的攻击。而这时头上有疤的男子嘴里发出的无形的气体在空气中快速的运动,正好打在了黑夜的小腿上,致使他跪在空中。

          红发男子食指一弯,锁链在空中转了一个弯回了过来,向黑夜的脑袋袭来。同时那无形的气体化在空气中蔓延,直接把黑夜包裹其中,令他就如陷入沼泽中无法动弹。

          锁链攻来,直接把黑夜捆成了粽子,拉到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

          白衣老者失去右臂,做了简单的止血,便左手握剑遥指妖娘。

          妖娘扔下血淋淋的手臂,不再注意白衣老者,而是目光一直在废墟里寻找什么。

          当她的目光落在黑糊糊的一具尸体上时,瞳孔收缩露出狰狞的面容,一个跳跃落在旁边,张开锋利的五指朝脑袋抓去。

          白衣闪动,一把剑刺了过来,正好挡住了那锋利爪子的落下。

          “找死!”妖娘本想杀了这个让她受伤的人,结果被白衣老者阻挡,心里是一股的怒气,露出那嗜血的表情,另一只手长出白森森的爪子,朝白衣老者的脑袋抓去。

          白衣老者躲过这一击,变换剑式,刺向妖娘眉心。

          这一招看似简单却带着白衣老者的愤怒,剑法平淡却有着爆发的力量,不但速度快而且力量充沛。

          面对这快速一剑,妖娘没有时间去招架只好利用速度躲开,可还是刺下了耳朵下的一缕发丝。

          “找死!”妖娘又吐出了这两个字,把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到了白衣老者身上。

          “我左手使剑并不比右手差,今天即使杀不了你也让你付出些代价。”

          “那就试试,我让你死无全尸。”

          妖娘用上速度和那霸道的爪子,招招向白衣老者的死穴攻来,而白衣老者在失去一手臂下,剑招并不是很弱,每次总能化解那爪子的攻势。

          头上有疤的男子迈开大步,握紧拳头,周身冒出一层无形的气体附在身体表面,一个跳跃升到空中,猛烈的霸气和十层的力量集中到脚上,空气与身体发出摩擦,向裹在锁链中的黑夜跺去。

          “黑夜!”妖娘感受到了这股不寻常的力量,就要去救援黑夜,而白衣老者缠住了她不能分身。

          从天而降的一脚在眨眼的功夫踩了下来,一声巨响,黑夜的身体四分五裂,一个深坑出现,头上有疤的男子用力过度直接躺在了坑里,脸上露出了忧容。

          红发男子收回锁链来到坑边,那黑夜已经尸骨无存,脸上布满胜利的笑容。

          坑下的土动了,一团火从土层钻了出来,瞬间把头上有疤的男子包裹住。

          两个人同时被抓了起来,在那笼子中虽说没有说过几句话可无形之中培养出了一种患难与共的感情,当看到这突然的变故,红发青年催动魔法放出锁链卷起被火吞了的头上有疤的男子。

          “休想”一道声音从地下传出来,一个火人缓缓的升了起来,那火焰的手掌死死的抓着头上有疤的男子,另一只手抓住了锁链。

          一股浓臭的烤肉味道弥散开来,与那刺鼻的血腥味浑为一体令人作呕。

          红发青年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烧死,恨的牙根疼,张开十指,从手十指中发出十条黝黑的锁链向黑夜攻去。

          这边的妖娘身体化成了半人半猫,速度和攻击都提高了一个档次。白衣老者剑法再精湛,已经失去了一只手臂无法发挥出本身的力量,渐渐的招架不住,招式出现了紊乱。

          速度提高,妖娘的身影不在是残影而是一闪而过,那手里不知什么多了双截棍,随意舞动起来竟然能抵挡住锋利的剑刃,几个照面后白衣老者的剑法大乱,妖娘借此机会卸下他的剑,一爪下去肚子出现一个血窟窿,那肠子随同血液流了出来。

          黑夜手臂冒火,浓烈的火焰顺着抓在手中的锁链快速蔓延,红发男子一惊,一声“破”这条锁链从中间断裂。

          而十指发出的十条锁链转眼即到,黑夜托着还在燃烧的尸体脚踏火轮飞向空中躲过这一击,随手一扬,骨灰漫天散落。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这些垃圾的下场,想逃的必死。”

          红发男子并不搭话,双手舞动,十条锁链升入高空,相互交织形成巨网,把整个斗技场高空覆盖,在锁链的交织点上冒出一尺长的铁刺,遮天蔽日,把黑夜罩在里面。

          妖娘踩着白衣老者的尸体,把玩着一颗血肉模糊的头颅,露出野兽般的狂笑。

          黑夜左退右闪,打出一拳拳火焰,火焰对这黝黑的铁网起不到作用,铁网慢慢的合拢,铁刺就要刺进他的身体里。

          妖娘扔下头颅,野兽般的目光凝视着另一个猎物蠢蠢欲动。

          “妖娘,休动,这点本事能奈我何!”

          黑夜悬在空中,右手生风汇聚成团,左手生火压缩成球,风火相融,震动空气啪啪直响,那四周的虚空闪出点点电光,欲有把空气都震碎的架势。

          妖娘知道黑夜干什么,嗖的一声没了踪影。

          风火相融在一起,风中有火,火中有风,风火一体,散发出炙热的温度和强大的力量。

          扑来的铁网在这股热量和力量下失去了那威势,烈火是铁的克星,铁网渐渐的软了下来,形成流动的铁水。

          红发男子嘴唇微动,眉头紧锁,一口热血喷了出来,洒到锁链之上,锁链遇到血散发出绿色的光芒,本来化成铁水的锁链又凝固成形。

          “去吧!血之链。”红发男子又喷出一口血,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

          通过血祭炼成的锁炼形成的网散发出一股逼人的势,把那炙热的空气都逼的退避三舍。一根根长出的铁刺像有了生命般,随着铁网的合拢不断的长出碎刺,向黑夜围攻而来。

          黑夜双手托着风火球,深深的吸口气,肚子逐渐增大,隐隐约约能看出肚子里似乎有一个龙卷风在暴狂。

          眼看那锁链就要拢过来,一股飓风从黑夜嘴里冒出来,直接推动风火球向铁网撞去。

          在狂风中一轮火红的“太阳”升入高空,石破天惊的一声巨响,“太阳”破裂开来,一股灼热的气流弥散开来,空中火海漫天,狂风发出呜鸣,空中的云朵直接消失,那锁链组成的铁网就如同蜘蛛网般被狂风吹散,被火焰锻烧化成了空气。

          这股风火的力量向斗技场四周扩散,却被一层光膜阻挡,无法延伸半步。

          在斗技场上一片废墟中有一间豪华包房不受这几番威猛的攻击,依旧完好无损。

          无情看着漫天的大火,长叹一声“闹剧结束了。”

          愁容第一次爬满紫衣人脸上,手里的杯子几乎快要捏碎。

          “紫炫,你看今天搞怎么大的动静还是没人逃出来,香格里城就是一个铜墙铁壁已经不容置疑的了,只不过精灵少女我无法见上一面了。”红发青年有点遗憾,不住的叹气摇头。

          这次虽说没有让逃跑者逃走,可损失却不容小视的,无情没有半点高兴,淡淡的回了一句“红云大人,紫炫大人,还有各位贵宾,既然大家对这个精灵少女有兴趣,那我就做主一会让大家看上一眼。”

          “你可以拍卖吗?”一个声音传来。

          无情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这个……大家都知道精灵早已经和我们隔绝了,抓到一个很是不容易,何况抓到一个精灵少女呢!如果拍卖还要经过城主香格里大人同意才行。刚才我和紫炫大人打这个赌,其实上我深信这里的力量,才敢一赌的。”

          “你这样说一大堆意思是做不了主了。”讽刺的声音紧随而来。

          无情没有任何表情,仍淡淡的回了一句“就是这样的!”

          “切!”包房里响起几声不满。

          火云吃惊的瞪大眼睛,伸出手指“你们看……。”

          包房里所有的人把目光都集中到火云指的方向——。

          风火相融,道道电光在空气中闪现,在黑夜周围肆无忌惮的散发着霸道的力量,地面上红发男子身体直立,目光呆滞,已经被风红的力量变成了一具干尸。

          地面干裂,露出道道深坑,整个废墟几乎没有一个生命存在。

          在一块稍微平坦的地面,通过那充满风火般的海洋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在移动着。

          豪华包房里所有的人震惊了,连黑夜也吃惊的大吼一声“怎么可能啊!”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