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二百三十九章禁招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空气震动,无情身体突然倾斜那打出的一拳偏离了目标,束缚身体的力量突然消失,我双手触地一个翻身站稳身体。∈↗頂點小說,

          不亏是无情,对这突然的变故反应很快,瞬间把周围的时间变得缓慢起来,空气中一点点露出人的身体,当全部现出来看到那副脸——辛格!

          无忧冷俊的脸上沉了下来,一股杀气散发出来逼近辛格,脸色异常难看,抡起绷紧的拳头朝辛格脑袋打去。

          这一拳打下去一定是脑袋爆裂,拳风把辛格额前的头发吹的向后拢去,一场血腥的场面就要发生,无情的拳头如掉进泥潭变得慢起来,这种变故把善于改变时间的无情给惊呆了。

          胖子辛格大难不死,急忙隐去身影消失在空气中。

          一道残影飞来,尖锐的爪子朝辛格消失的地方抓出,血从空气中滴下,露出了辛格痛苦的样子,捂着胸口后退几步坐在地上不再动弹。

          猫有九命,妖娘有了猫的特性又复活了。

          这边一股强大的势生出,与空气融为一体,方圆十米的地方都凝聚了,连风都无法移动。

          势凝聚空气与时间停止效果有些一样,本质上却有很大的不同。

          势凝聚空气是把空气凝聚增加行动难度来控制一个人的行动。时间停止或者把时间变慢,是通过控制时间,把速度或者攻击变慢,从而给予敌人出其不意的一击。

          今日无情连连着了别人的道,很是气愤那张冷冰冰的脸上露出凶光,打出一拳周围时间变得缓慢起来,缕缕的风看的真真切切。可是那股势与空气相融,时间无法对其影响,仍逃不掉这股粘稠的阻挠,行动受到制约。

          妖娘又一个快闪,对辛格痛下杀手。

          我止住血,看到这些患难的朋友在用生命抵抗着,我岂能授手旁观,一边发出意念寻找生命的能源,一边用意念控制双截棍去支援没有抵抗能力的辛格。

          土霸躺在地上一动未动,身体表面扩散出的势有增无减,束缚着无情不能移动半步。

          这是土霸用生命来做斗争。

          妖娘经过几次死亡又复活几次,明显的战斗力不如以前,意念控制的双截棍拖住了妖娘。

          我艰难支撑起身体看了一眼顽强的土霸,又看向浑是血的辛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无忧和不知死活的追风身上。

          这些都是一路走来接交下来的朋友,或者通过一个眼神达成共识的友人,在这个罪恶的城市我们一起战斗,流血,短暂的并肩作战培养的友情是多么的珍贵,看着这些朋友一个个倒下,怒意在心里奔腾。

          身后就是自由,可竟然被无形的力量阻挡无法逃离。

          难道还是难逃一死吗?我不甘心,我的事情很多还没完成,死在这里我不甘心。

          人可和苦儿和我失散多日,她们的情况如何,一颗心天天悬着。父王,母后,妹妹,这些亲人消失的消失,变化的变化,痛苦的心谁人知道。我不能把这股痛苦带进死亡。这样灵魂会不安的,我要活着,我要活着!

          怒气和力量充满了整个空虚的心,踏着马踏四海的步伐打出万马奔腾的拳法,所有力量集中到一点,全部打上了无情身上。

          土霸察觉了我的攻击,恰到好处的收回势,让这一拳不受任何的阻挠,发挥力量的百分之百。

          所有马鸣汇成一声,响亮的声音震动天空的乌云抖动。

          无数条马的虚影从拳头中打出来,虚影相互融合,形成一匹散发些光芒的巨马,从无情身上踏过,爆炸声震耳欲聋,把方圆一里的屋顶炸出一个大坑,可惜结界没有破裂一点痕迹。

          打出这暴怒的一拳,自身的力量提高了,意念跟着提高,控制双截棍的能量提高,一棒下去把妖娘一辊打爆,我冒着爆炸的冲击余波来到妖娘的尸体旁,打破脑颅毁灭灵魂防止再度复活。

          做完这些,力量彻底被抽空,又一声爆炸,力量如波浪般层层扑来,把我打到了结界上,又像树叶般飘落下来。

          这次爆炸升起的浓烟遮住了整个天空,迟迟未未散。

          如今房顶不在是房顶,我们全部掉进了深坑之中。

          追风一直在无忧的怀里,灰尘几乎把她们埋了;辛格被一块石头压着生死未卜;土霸身体陷入土里,只有脑袋露在外面;而我趴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苟延残喘。

          远处,骑狗的和骑豹的两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追了过来,那些杀手看到如此大的坑,都深深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巨坑中间有一堆碎石,碎石滚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从石堆里爬出一个人,浑身是血,举目瞭望,一双眼睛迸射出怒火。

          无情从来没受到如此重的伤,今天的一战让他怒火攻心。

          几个黑衣杀手发现了无情,匆匆的跑了过来“大哥,没事吧!”

          “滚!”无情失去了理性,打出几拳那几个杀手瞬间打成烂泥。

          其它杀手看到了这一幕,本来想跳进坑里的都往后退了几步,有的骑上座骑连连后退。

          无情腿受了严重的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在废墟中寻找敌人。

          由于面积太大,找了许久没找到任何人影,就朝天喊了一声“你们这群废物,楞那干嘛呢!还不给我找人,我要亲手杀了他们。”

          坑沿上的黑衣杀手驱使坐骑跳了下来,顿时整个坑里密密麻麻的都是黑衣人。

          一个骑豹的黑衣人来到无情身边跳下来跪在地上,无情踩其肩膀跨到豹的背上。

          “找到了,找到了!”杂乱无章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无情骑豹走了过去。

          在一块稍微平坦的地面上横躺着几个人。

          “少了一个女的,还有一匹马!”无情跳下豹身,握的拳头啪啪直响。

          几个黑衣人立刻前去寻找。

          无情一脚踢到了赤身的辛格身上“等你们都聚起了,我把你们一个个烧死。”

          话说完,又啪啪的朝土霸脸上扇了几个耳光,最后把目光移到了我身上。

          土霸和辛格都已经失去了知觉,而我在充沛的生命气息下,脑子清醒还有移动能力,双臂勉强的支撑起身体,欲要站起来。

          无情朝我踢了一脚,狰狞的脸上冒出怒火,身体还没落下又打了两拳,身体如球一般撞到一块石头,滚到地上。整个身体传来阵阵的疼痛。

          血从心口的手指洞里,嘴里,鼻孔里流了出来。

          一股不甘的心支配着身体,脑袋拱地勉强的站起来,聚集力量打上一拳。没有马鸣,没有风起,只是普通的一拳,从无情身体边滑过,身体的虚弱和力量的枯竭,使身体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

          无情伸脚踩到我背上,嘴角露出残忍的一笑,脚逐渐用上力度。

          背上如一座大一般,压的我喘不过气来,胸口异常的难受,呼吸几乎快要停止。

          我越是难受,无情的笑声越大。

          辛格和土霸静静的躺着,没有一点动静,不知道是生是死。

          “我要杀了你。”一股炙热的温度随着声音席卷而来。

          一身黑衣的黑夜出现在空中,脑袋掉了一半,露出白色的脑浆。剩下的一只眼睛凸出,血一股股的流出来。庞大的力量从黑夜身体里发出,黑衣杀手无法直接面对这股力量,都被压抑的跪在地上。

          “黑夜,不要胡来!”无情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大声呵斥。

          黑夜半个脑袋破裂,意识出现了混乱,唯一知道的就是要杀了艾苑来报仇,无情的命令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衣服在力量下化成碎末,露出那奇特的身体:胸膛一片火红,冒着逼人的炙热温度;丹田里有一股龙卷风一直在高速旋转。

          黑夜右手五指冒出风刃,左手五指冒出火刃,双手成爪,右手刺进丹田,左手刺进胸膛。随着痛苦吼叫双手拔出身体,两股浓血流了出来。

          血淋淋的右手拖着一个小型的龙卷风,风力特大,碎石被卷入高空。左手拖着心脏,这个心脏被火覆盖,散发着强大的热量。风和火相互配合,周围的空气变得炎热无比,尘土散发着浓烈的热气,一些木头的表皮变成了黑炭。

          跪在地面上的黑衣人被这股热量压抑的失去了行动能力,身上的水分几乎被抽空了。无情无法阻止黑夜,他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瞥了我一眼,脚下用尽力气欲夺我性命。

          空气震动,我被一双大手拉了一把,从无情的脚下救走。

          “辛格”根据隐身的技能我第一反应就是辛格救的我,当被人扛在肩膀上时,模模糊糊的感觉另一个肩膀上的人正是辛格。

          “救我的人会是谁呢!”带着这个疑问我晕死过去。

          无情眼看着艾苑被救走,在抵抗热气的同时,变得束手无策,心不甘的大吼一声,双手一挥,十道光束升入空中。

          空中的黑夜完全失去了意识,驱动他的就是战斗意识。双臂快速的合拢,龙卷风与火焰心脏撞到一起。

          毁天灭地的爆炸响起黑夜身体四分五裂,恐怖的气息席卷整个香格里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火光漫天,飓风升起,大地跟着晃动,房屋在震动中片片倒塌。

          又一声巨响,天空降下一个方圆十里的大笼子,把狂热的气流堵在里面。

          接着在爆炸的中心出了白色的火焰,火焰滚滚。把爆炸的波动给吞噬了,热量立刻降了下来,股股冰冷带着热度弥散开来。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