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惊天令》 第二百四十章逃离香格里城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在香格里城最高的楼房中,红衣女子香格里看着窗外的滚滚浓烟脸上没有半点重视的样子“百老,结果怎么样!”

          “小姐,四人一马破了结界逃走了,无情受了重伤,黑夜和妖娘全部战死。『≤,香格里城的建筑被破坏了八分之一,很多系统无法运转,一些客户对我们的意见很大。”百童双手呈一份报表“这里面都是我们的损失!”

          香格里接过报表冷哼一声扔在桌子上“这都是小事,召集土系魔法士和木系魔法士把破坏的建筑都恢复原状。斗技场中所有的嘉宾都死了,既然都死了,你就安排人把那些贵宾全部杀了,记得,别放走一个人。”

          香格里是虽然是女的,做事从来就是心狠手辣的。

          “他们都是各国的大臣或富商,杀了他们恐怕得罪这些大国的,以后我们的处境会更艰难!况且火云和紫炫也在里面!”白童作为香格里城的主要负责人,对这个城的将来担忧起来。

          香格里笑容不减,话语中夹着一股霸气“我们本来就是各国通缉的罪犯,杀了他们何方!这些人背后的老东西谁敢说出与我有联系。知道哑巴吃黄连的滋味吗?就是这滋味!如今我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还有人逃出这铜墙铁壁的防御,如果传出去岂不是把我们在黑市上的名声影响了。杀了他们就留住了我们的名声和信誉,他们的尸体如果在某些地方找到,你说别人会牵扯到香格里城吗?”

          经过香格里的分析,百童点点头“小姐,我这就去办这件事!”

          “等等童老!”香格里来到百童身边露出笑脸“这个赌我赢了,所以——嘻嘻以后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了。放心,神闭关还有三个月呢!我一个月就回来了,这件小事你不用给他汇报的!”

          “小姐——你不能!”百童还想劝些话,香格里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百童早就习的察言观色,无法更改她的决定只好默认了。

          “还是童老好,那我走了。”香格里眼睛里突然冒出一股杀气,停下脚步“那个精灵给我好好养着,别让她死了,回来后我亲自处理!”

          杀气充满了整个房间,魔法玻璃都发出颤动的声音,石头桌子裂开,把百童逼的后退几步。

          “我——。”香格里收回杀气,露出无邪的笑容“对不起,我又激动了。”

          “小姐,我真怕你——算了!你大了,不是小孩子了。逃出去的几人我们派人暗杀吗?或者想法扑捉回来!”

          “不用了!这个我自己处理就行了。童老,这里就交个你了,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好玩的。那我走了,拜拜!”香格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这是一个安静的山腰,片片的树林和青青的草地,不远处有小溪哗哗的流水声。我迷迷糊糊的从沉睡中醒来,头疼欲裂。睁开发沉的眼睛,出现了一个新的面孔:

          浓眉,大眼,四方脸中透露出一股正义的气息,一身紫人,头发都是紫色的。

          “我是紫衣,是我救了你的命。”

          我勉强的坐起来,虚弱无力得点点头“谢谢紫衣,我是艾苑!”

          “知道你,你的事情让我感动!你的伤不轻,好好休息吧!”紫衣说话简单没有任何谦虚。

          “追风呢!无忧呢!我的朋友土霸和辛格呢!”这些都是患难的朋友,只要有一口气我都不会忘记他们。

          “都没有生命危险,你放心吧!”

          “嗯!请把我扶起来吧!”我通过意念知道了周围有丰富的草木,有草木的地方就有生命气息,这是我目前最想得到的东西。

          盘膝打坐在草地上,把呼吸调节均匀,意念延伸附近的草木上摄取生命气息。

          体内的生命气息没有枯竭能维持生命,而力量已经所剩无几。生命气息通过身体机能的转变能形成自身的生命气息和身体力量,为身体补充能量,只要生命之火不灭,植物就是我的生命能源,让我焕发勃勃生机。

          在斗技场由于意识昏迷,求生的**让意念毫无原则的牛饮猛吸植物的生命气息,造成植物大面积的死亡,让我很是懊悔!有了前车之鉴,我更遵守这一原则,摄取小部分留下大部分。这样以来,身体要大量的生命气息要经过千千万万的植物来提供,所以意念要不住的扩展,延伸的意念面积越来越广。

          周围的草木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从表面看来我只是在做简单的调息。

          植物就是我的生命,我的生命气息来源于植物提供。土地上的一草一木和我融为一体,完全能感受它们的心跳,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

          经过两个小时的调节,身上的伤口在浓郁的生命气息下慢慢愈合,所有的疲劳都消失了,睁开眼睛伸伸懒腰。

          紫衣惊讶的看着我“你太变态了吧!你用的什么功法恢复如此快!”

          我如梦清醒,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身体的特殊挠头笑道:“就是命硬了些,运气好了些,如果不是你相救恐怕我早就死了。至于什么功法,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或许身体生命力旺盛康复的快吧!”

          “原来这样,哦、你误解了,真正救你的人不是我而是她。”紫衣指向处在昏迷的无忧身上。

          “她——”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无忧在斗技场就昏迷了,一直到现在还没醒来,一个柔弱的女子救我有点匪夷所思了。

          紫衣看出了我的沉默,笑道“是不是不信啊!”

          目光移动了一圈,土霸和辛格平躺在地上,无忧抱着追风靠在一块石头上,胸脯不时的隆起又不时的降下,看情况生命无大碍,我点点头“是有点不信!”

          来到无忧身边,输入意念检查身体的情况,令我惊讶的是身体没有任何的伤而且奇经八脉竟然通了,这让我无法想通的!

          收回意念,来到追风身边,发现那伤痕都愈合了,内脏没有大碍,一直不醒只是睡着而已的。

          我来到土霸和辛格身边,两人的身体就不乐观了,皮外是伤痕累累,内伤极为严重,却不至于致命的。双手分别按上二人的天灵盖,以意念为引带动生命气息深入二人身体内部,修补着受伤的身体。

          紫衣站在一旁仔细的观察我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奇特之处,再看到二人身上的伤口愈合后,一声声惊叹从嘴里发出来。

          “你比神医还神医,白骨生肉,起死回升,厉害,厉害!”

          一阵风吹来胖子辛格身体缩成一团“好凉快啊!啊——我的衣服呢!”他抱着身体突然站起来大声叫着,当目光转移到我身上时,一个猛扑扑了过来把我压到在地“是你脱了我的衣服,还给我,还给我!”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羞的恨不得地面裂出一个缝钻进去,为了顾全面子嘴硬了起来“谁脱你的衣服了,说话要负责的!”

          我两个人争执的在草地上打滚,一个橙色的小东西跳到辛格的脑袋上“八戒,不听话了啊!”

          这时走过来几个人把我和辛格围了起来。

          土霸,紫衣,无忧三双眼睛盯着我俩看。

          辛格抬头看到紫衣神色变的紧张起来,急忙起身“你——。”

          紫衣哈哈大笑“你们真厉害——逃离了香格里城!”

          “真的!”最高兴的莫过于无忧,看着周围的新环境激动的笑起来。

          土霸一脸严谨,脸皮皱了几下代表着笑,辛格恍惚一阵,光着身子如小孩一般随着追风跳来跳去“又逃出来了,老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只有我尴尬的站起来,宽大的衣服难以掩盖脖子上手腕上黑色皮肤。

          无忧跑了过来,说了一句关键的话“你身上的衣服很眼熟。”指指辛格“貌似是他的吧!”

          “什么貌似,就是我的!趁我晕倒就抢了——不是抢——是拿了我的衣服!”追风和我关系最好,那小蹄子不住的在辛格眼前晃动,吓的辛格说话都小心依依的。

          “这个吗?衣服是我捡的,可我不知道是他的,既然是他的,那我就先借借。”我确实在战斗中趁他晕倒脱了他的衣服,我仍死皮赖脸的自圆其说。

          “你——。”辛格身上除了有遮羞的一块布外,其余的都暴露空中,正值阴天那凉凉的风让身体不住的发颤。

          “你们别争了,我这里有衣服的。”紫衣如雪中送炭般接了一句,手上出现了一件衣服。

          我和辛格来到一棵大树后,把衣服脱下还给辛格然后穿上紫衣送的衣服。

          衣服还真合体,直到现在我才真正的有了像样的衣服,心里那个美滋滋的。

          身为王子的我,在梦城几乎每天都穿新衣服,给我的感觉很是普通的。再看看今天,因为一件衣服还要耍心眼,此一时彼一时,给我的感觉天壤之别。

          “你怎么把衣服变出来的。”我和无忧很是惊讶,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

          “不是变出来的,而是取出来的。”紫衣从手指上脱下一个玉戒指“这是魔法水晶玉戒指,里面能储存很多东西,只要会魔法的人都会用的,很简单很方便,你没有吗?”

          以前听父王提过,由于我是绝魔体无法产生魔力。为了不引起难受,父王从来不让我接触魔法的器具,久而久之我几乎把这个东西给忘了。

          “我没有这东西的。”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